“魔鬼”教头

【发布日期】:2021-11-24【查看次数】:

  魔鬼周集训的泥潭格斗课目中,刘近(左一)对受训队员进行心理抗压训练。 李灰懿/摄

  在陆军第76集团军某特战旅,营长刘近的名头很响,有官兵称他为“魔头”,也有人把他归为“四大恶人”。随着旅里老一代“四大恶人”前3位陆续提升离队或退出现役,刘近成了新一代“四大恶人”之首。

  “我把它当成尊称。”黑黑瘦瘦的刘近咧嘴一笑,露出两排白牙。特战队员们这么称呼他,一半出于惧怕,一半源于敬畏。

  一年一次的“天狼集训”堪称特战旅的“魔鬼训练营”,官兵们都以加入这支集训队,获得“天狼猛士”“天狼勇士”勋章为荣。而刘近和其他教练员则是“魔鬼”的化身。

  在挑战生理、意志极限的抗寒冷、抗疲劳、抗饥饿训练中,“冷酷无情”的刘近会硬生生拖着爬不动的队员往前走,会将从冰水里钻出的队员摁着头按回水里,也会在食物匮乏时突然收缴队员所有补给。

  “心狠手辣,毫不手软”“非常严厉,摸不透他”。参加过魔鬼周的特战队员这么评价“折腾”他们的刘近。

  “战场远比训练场残酷得多。”多次带队参加国际比武竞赛的刘近深知,只有硬下心肠逼着官兵挑战极限,才能提升队员的战斗力。

  在一场国际比武中,刘近带领队员们要在三天两夜内,于完全陌生的异国丛林里连贯完成20多项比赛课目。主办国还有未平息的战事,组织地域极可能出现武装力量,因此竞赛中队员们都装备了实弹。

  比赛开始后,非战斗减员等各种状况频发。“如果不是经历过‘魔鬼’般的训练,在这种接近实战的比武中,我们只能选择放弃。”刘近事后总结说。

  半年前,他带领一支特战小队执行陌生地域的侦察任务。深夜里,看不到月亮与繁星,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上一片漆黑。

  “上刺刀!”刘近给队员们一个信号——虽然他们都是全副武装,但无上级的命令和特殊情况是不允许开枪的,况且枪声还会暴露自身。

  大家纷纷掏出军刺,顺着枪口装上。队员们将身子压低,伏在地面上静静地观察,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。

  更危险的一次,刘近和队员们要穿越一片真实的雷场,中间仅有开辟出来半米宽的一条小路。几乎没有犹豫,刘近就带着队员们穿了过去。

  陆军第76集团军某特战旅驻扎在祖国的西北,那里有茫茫的戈壁、刺骨的寒风以及干冷的空气。每当问起官兵去过哪里时,他们会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上过高原、走过边境、爬过雪山、穿过沙漠,西北五省区到处都有我的脚印!”但很少有人会说,“我在大海风浪中畅游搏击过。”

  2017年年末,刘近带队参加上级组织的一次海训。来到三亚,他第一次在蔚蓝的大海里游泳。“第一次见海很幸福,第一次入海很痛苦。”刘近回忆,不同于泳池,海里有浪,抬头换气时容易呛水,海水咸得让他感觉游不下去。

  集训期间,他既当队长又当队员。刘近下定决心,先做训练最刻苦的那个人。第一次10公里长游考核,队员们压力很大,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。“只要我不倒下,大家都不准倒下!只要我能游完,大家就必须游完!”刘近说。

  接近终点,队员李博星发现,刘近的动作突然变形,他判断队长应该是腿抽筋了。但刘近并没有说话,坚持游到了终点。

  多年的特种兵经历,刘近身上留下不少伤疤,他的双腿上就有近10处疤痕。这些伤疤见证了刘近从一名“菜鸟”成长为特种兵的艰辛。

  刚到部队时,刘近就拼了命训练,所有高、难、险课目他都参加,人送外号“三飞”——飞攀登楼、飞摩托车、飞三角翼。最危险的一次,刘近骑着摩托车飞出去后,双手没抓稳摔了下去,摩托车落下时又撞上他的右腿,推着他滑出去好几米,迷彩裤被磨破,腿上的皮也被蹭掉一大块。

  幸运的是,刘近10余次受伤都是皮外伤,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,这些伤疤像军功章一样,刻在了皮肤上。现实中,从军18年刘近收获近40块奖牌。2019年,他被表彰为“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”。

  当“恶人”这么久,让刘近意外的是,似乎从没有人抵触过他。参加魔鬼周的队员们总说,“营长,我们就是冲着你来的,就是想被你虐一虐。”

  前一阵子,带着全营官兵在气候恶劣的高原驻训的刘近老是做一个梦:补给耗尽、体力不支、通信故障、方向迷失……刘近和战友们像是陷入敌军的包围圈,所有糟糕的情况都出现了。突然,他发现身边的战友都不见了,只剩下自己,然后一下子就惊醒了。

  但现实中,没有队员会放弃生死与共的战友。2017年,中国陆军首次参加巴基斯坦“团队精神”国际比武。刘近带领7名队员组成参赛队与巴基斯坦、土耳其、约旦、斯里兰卡、马来西亚、英国等6个国家的代表队同场竞技。

  比赛开始后第二天晚上,队伍前行的路上出现一道断崖,在主办方给出的路线中,其他道路都有“敌人”封锁,这道断崖是未经勘测的必经之路。

  暗夜中,断崖不知道有多高,下面是沼泽还是荆棘也不清楚,陡峭的崖壁近乎垂直,下去之后想再爬上来就难了。

  “任务必须完成!”刘近决定,小分队继续前行。队员们滑降到崖底,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原始森林。这里没有任何人类文明的痕迹,参天大树紧密相接,树冠将月光完全挡住。赛事规定不能使用手电,队员们就在黑暗中用砍刀劈开树根、藤条开路。热带雨林中闷热无比,队员们顾不得会被树枝划伤,都把上衣脱了下来。

  远近不时有野兽的声响传来,几名队员做好了随时将手伸向挂在腰间的手榴弹的准备。

  眼见小队士气低落,刘近把所有队员聚拢在一起,当着队员的面一把拽掉了身上安装的求救器的线头。

  “我们现在代表中国,要么一块死在这里,要么一起杀出一条血路,绝对不能给国家丢人!”刘近斩钉截铁地说。

  队员们“破釜沉舟、背水一战”的决心被激发出来,他们用强大的意志力对抗恐惧和疲惫。当月光终于隐隐约约从树冠的缝隙中露出来的时候,刘近发现每名队员身上都被带刺的藤条划得血淋淋的,身上的装具却一样都没有少。

  回首这段原始森林路,其实不过3公里长,却走了将近4个小时。在比赛结束后的晚宴上,主办方教练员才向刘近透露实情,这段丛林是他们故意设置用来考验参赛者意志力的,所有的参赛队中,只有中国队和熟悉地形的巴基斯坦队走出了丛林。

上一篇:恶魔在身边:魔幻大片中的万王3坐骑

下一篇:手语舞、葫芦沙锤、筲箕脸谱……平地镇中心校这些课间操总有一款